正文

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大结局

这个变化,在阴极之主的意料之外。

王忠、邹天运等人,看着那轰然降临的大陆,脸上浮现出了激动之色。

剑雪无名眸光复杂,似是在权衡什么。

韩不负等来自于东道真洲大陆的众人,隐约辨别出这横空出现的大陆,乃是自己的等人的祖地,不由愕然。

东道真洲大陆看似缓缓落下。

但实则速度极快。

阴极之主李煜心中有些不安,身边无数道极阴锁链呼啸而出,想要将这座大陆直接毁灭。

但东道真洲大陆边缘神光闪烁。

整个帝星大陆亦是如欢迎孩子回归的母亲一样,产生了奇异的共鸣,释放出磅礴浩瀚的力量,护住东道真洲,开始接应。

这种力量,雄浑无比,宛若不可抗拒之创世伟力。

阴极锁链还未靠近,便被震碎。

阴极之主一时失声,道:“神圣帝皇!”

这种力量的气息,赫然与他生命中永恒的宿敌一模一样。

阴极之主看向被自己吊在空中的林北辰。

终于要觉醒了吗?

不对。

他身上的气息,并未有什么变化。

而这时,东道真洲已经彻底镶嵌进入了帝星大陆之中。

就好像是某种道则的最后一块拼图被完成,一股奇异的气流,在万分之一瞬的时间里,骤然辐射而过,弥漫到了整个帝星大陆之上。

轰隆隆。

陆地震荡。

天空之中,光明大作。

原本放射光明的太阳,骤然璀璨。

而在过去漫长的岁月之中,已经彻彻底底的熄灭了的数颗太阳,也仿佛是被擦亮了的明灯一样,重新被点燃,释放出无量光明。

光明重现。

林北辰突然感觉到,被自己纳入体内的破碎手机,竟然又变得炙热了起来。

它释放出炙热岩浆般的能量,涌入林北辰的四肢百骸之中。

那些插入他体内的阴极锁链,直接被熔断。

阴极之主李煜面色警惕:“呵呵,终于要恢复了吗?”

然则下一瞬间——

嗤嗤嗤。

林北辰的身形周围,亦有磅礴浩瀚的阴极能量涌出。

纯净。

浩瀚。

高贵。

犹如主宰阴极宇宙的皇。

一道道紫青色的锁链,从林北辰周围的虚空之中窜了出来,狰狞武动,如同吞噬诸天的神龙族群一样。

足足七千七百二十七条。

“什么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林北辰她……”

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就连阴极之主李煜,也心神狂跳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阴极之力!

林北辰施展的竟然是阴极之力。

而且是比他更加精纯,更加强悍,更加高等的阴极之力。

周遭无数的阴极大军,无数的阴极宇宙强者,在这一瞬间,也感受到了来自于灵魂的感召和威压。

很多阴极始祖面露震惊困惑之色。

他们迷茫,因为林北辰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极之力,比李煜更像是曾经那位主宰了整个阴极宇宙的至高存在。

尤其是许多阴极之主的老部下,忠心耿耿的阴极强者,忍不住就有一种热泪盈眶的冲动。

就好像是在黑暗之中徘徊了无数年的孤儿,在大漠之中挣扎了无数年的旅人,终于看到了自己最在乎最亲近的长辈一样。

这种发自于灵魂和本源的悸动,简直无法自控。

叮叮叮。

锁链和锁链对撞。

火星溅射。

李煜操控的锁链,就如遇到了金铁的豆腐一般,瞬间被一层层一块块的切碎。

嗤!

锁尖穿胸而过。

李煜僵在原地。

他难以置信心地低头。

鲜血顺着阴极之力凝聚的锁链,滴答滴答地掉落。

“你……”

他抬头看向林北辰。

嗖。

距离拉近。

林北辰几乎是站在了他身前。

“怎么?不认识你自己了吗?”

林北辰开口说话,声音却与之前截然不同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李煜大骇。

因为此时林北辰的声音,竟是与他完全一样。

“我就是你啊,我就是……阴极之主。”

林北辰道:“看来你已经忘记了以前的事情。”

“我忘记了以前的事情?”

李煜神色茫然。

不可能。

他已经炼化了魂镜,已经知晓了一切。

他,乃是阴极之主,是圣者,是曾经与洪荒宇宙神族分庭抗礼的世间至强者,是阴极宇宙的唯一之主。

他甚至已经掌控了一切关于阴极宇宙的力量。

以魂镜开天门,召阴极宇宙中苦苦守候的大军到来,一声令下,整个阴极宇宙的万千生灵都为自己效命。

“荒谬。”

李煜怒吼,双手抓住锁链,猛然爆断,道:“信口雌黄,我才是真正的阴极之主,你冒充我……”

“唉。”

林北辰叹息一声:“斩却的业果,剥离的恶念,抛弃的野心,放下的偏执……你,只不过是我的负面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

李煜大笑:“休想迷惑我心智……众军听令,杀杀杀。”

周围的阴极大军出现躁动和混乱。

“撤下。”

林北辰开口。

纯净高等的阴极之力澎湃而出。

他的身后,更是凝聚出一尊身高万丈,身穿帝袍,头戴华冠,巍峨不可攀不可逼视的巨大虚影,宛如世间至高的主宰一般,环视四周。

“是陛下。”

“陛下的魂身。”

“陛下啊……”

无数阴极老人,阴极始祖们,见此一幕,不由得纷纷激动万分地跪在虚空之中膜拜,一个个泪如雨下。

他们曾追随这位伟人,南征北战,曾经一统阴极宇宙,曾经建立下无数的功绩,结束了分割混乱的时代,让阴极宇宙走向了和平伟大的巅峰。

不管是在桀骜的天才,再跋扈的雄主,再苛刻的卫道者,再竭斯底里的疯子,都在这位伟人的面前,弯曲膝盖,地下了头颅。

这位伟人也曾为了阴极生灵们,率领狂热的追随者,攻入洪荒。

他曾允诺,会为整个阴极宇宙的生灵,寻得一条永世安康之路。

于是他孤身而去。

没想到,今时今日,终于再度出现了。

“撤军。”

“后撤。”

阴极大军的统帅们,立刻下达了撤军的命令。

大片大片的阴极大军,犹如潮水般后撤。

他们永远忠于阴极之主。

这一幕,让王忠、邹天运等人又惊又急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?

林北辰竟然是阴极之主?

那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,岂不是前功尽弃。

岂不是都在替阴极之主做嫁衣裳。

神圣帝皇又去了哪里?

李煜神色迷茫,他双手抓着自己的头,嘶吼道:“不,不可能,我才是阴极之主……我不是……为什么?那我又是谁?我是谁啊啊啊啊啊……”

他嘶吼,一头长发散乱。

突然,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猛地大笑了起来。

“没错,我不是阴极之主,我不是……哈哈哈,我不是你……我是帝皇,哈哈,我是神圣帝皇!”

他仰天大笑。

笑声中,李煜体内的极阴之力犹如滚汤泼雪一般消散,取而代之的却是无穷无尽的恢弘伟岸洪荒真气。

这是超越了洪荒宇宙始祖们的力量。

仿佛是在他恢复了记忆的瞬间,一切力量就重新回到了体内。

大日浩浩。

这一幕反转,直接让所有人瞠目结舌。

王忠等人直接开始怀疑人生。

剑雪无名也懵了。

这一切,和他们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。

“是吗?”

林北辰反问道。

下一瞬间,他清晰地感觉到,纳于体内的手机彻彻底底地瓦解了,所有的部分,硬件,软件,全部都化作了奇异的能量洪流,汹涌澎湃地散入他的四肢百骸。

又有一些记忆,开始随之觉醒。

“你是神圣帝皇的话?那我又是谁?”

随着林北辰的声音落下,他的力量气息,也发生了变化。

更加强大,雄浑,浩瀚,高贵的洪荒真气,从林北辰的身体里汹涌而出,宛如昊日,宛如银月,瞬间铺开,弥漫诸天,照耀帝星大陆,甚至朝着四面八方的宇宙虚空辐射开来。

神圣帝皇之力!

这是站在这个宇宙最顶峰的力量。

是这个宇宙的法则。

同样的,一尊身披明黄色战甲,手持长剑,睥睨四穹,俯视天下的巨型能量身影,出现在了林北辰的身后,宛如洪荒主宰,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尊贵和伟力。

“陛……陛下?”

王忠瞬间动容。

邹天运身躯一僵,眼中有热泪滚烫。

许多老禁军,禁军老始祖们,见到这一幕,不由得纷纷泪如雨下,跪倒在了虚空之中:“陛下啊,您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如何能不激动?

无数年之前,神圣帝皇逐渐隐去。

有人说是在帝皇神殿中疗伤,有人说是已经陨落,有人说是远征去了阴极宇宙,也有人说是化身转世……

虽然留下了诸多布置,但对于他们这些曾经誓死效忠追随的人来说,就好像是孩子失去了父亲,像是信徒失去了信仰一样。

谁能理解他们在这万古以来的迷茫,思念和悲怆?

他们无数个日夜,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,可以重新见到那位曾经率领他们征战四方所向无敌的伟大君主。

而今天,这熟悉的力量和威压,终于重新出现了。

没错的。

没有人可以冒充神圣帝皇。

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李煜散发出帝皇之力的时候,很多人震惊,亲近,但却依旧隐约带着疑惑,没有第一时间参拜的原因。

剑雪无名双眸之中,猛然爆射神芒。

她死死地盯着林北辰,眼眸中思念与愤恨交融,难分上下。

最惊骇的莫过于李煜。

他彻彻底底地僵在原地。

他以为他是阴极之主。

结果不是。

他又觉得自己是帝皇。

结果也不是。

那他到底是谁?

林北辰俯瞰下去,道:“本以为数度的轮回,可以洗去恶念和偏执,但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在轮回中挣扎,历经十世,依旧难以消弭……”

“我-到-底-是-谁?”

李煜仰头,死死地盯着林北辰。

他竭斯底里地狂吼,道:“你告诉我。”

林北辰沉默片刻,仿佛是在融合新的记忆。

“你是我,我是你,我们是神圣帝皇,是阴极之主,但又不完全是……恶欲与偏执是你,牺牲与善欲是我。”

林北辰道。

李煜一怔。

下一瞬间,他仿佛是被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一般,瞬间又想起了太多太多。

阴极之主斩己身。

神圣帝皇斩己身。

恶与恶相融,是他。

善于善相融,是林北辰。

千古赌局。

输了。

他低头。

已经输了两局。

苦笑。

笑容继而又变得狰狞。

“那又如何?我还未死,我还活着……还有机会,我……”

话音未落。

他的身形,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。

如冰雪融化。

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他猛然抬头,惊恐万状地道:“我死了,你们也会死……就算是斩身,斩不断羁绊,你要自杀吗?”

林北辰面色平静,无喜无悲,道:“你我早就该消失于这世界,就让这后来人,掌控三界的命运吧。”说完,他的身形,竟然也逐渐变得虚幻。

他扭头看向剑雪无名。

后者目光如剑。

但却也带着一丝惊恐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呸。你这个懦夫,想要以这种方式逃避吗?”

“不是逃避,是弥补。”

“你都没有了,如何弥补?”

“我不在了,他还在。”

简单的对话,林北辰的身形亦如李煜一样,开始模糊。

两股三界当世最强的力量,惶惶现世。

然后冲天而起,纠结在一起,幻化做一道黑白双色的巨剑,一扫扫出,战碎了银色镜柄,消弭了永恒之炉的迟滞状态。

巨剑微微震动。

似有挣扎。

而这时——

嗖。

一道流光,从悬浮于东道真洲大陆上空的大荒神城之中流射而出。

它一头扎进了永恒之炉中。

下一瞬间,永恒之炉散发出无尽伟力。

整个天空被黑白双色漩涡所覆盖。

前所有为的轮回之力,呈旋涡状疯狂运转。

黑白双色巨剑抓紧没入轮回漩涡之中。

一点一点地消失。

轰!

无形的能量爆炸波,瞬间爆发开来。

弥漫了整个洪荒宇宙。

也透过那一道道天门,弥漫进入阴极宇宙。

更穿过了墙,到了域外世界。

所有始祖级强者,清晰地感觉到,这一瞬间,世界的法则被改写了。

轮回时代,彻底降临。

所有人怔怔地站在原地。

这样的最终结果,是谁都没有想到的。

只有少数曾经亲近追随过两大君主的至强者,才隐约明白,为了三界轮转和平之局,君主牺牲了自己。

斩己身。

相融合。

砥砺千万年,只为今日之局。

他们成功了。

一切都结束了吗?

剑雪无名突然一声惊呼。

因为强光散去后,在两大君主消失的地方,一道白衣如玉的身影,缓缓地出现。

英俊无双,绝世美男。

不是林北辰又是谁?
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
林北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。

所谓的手机,不过是神圣帝皇和阴极之主的果位结晶,所以才可以无所不能,app的修炼,本质上是将两大君主的力量,一点一点地过度给自己。

而李煜之所以会在这一世觉醒,会悄无声息之间拥有如此强大力量,就是与自己之间的羁绊啊。

两人本是一体。

一个人的修为增长,另一个就会同样水涨船高。

是自己的成长,激活了李煜。

可是,两大君王为了彻底消弭欲念,都已经投炉‘自尽’了,为何自己还活着?

地球上的那一段记忆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他掌心一展。

一道黑白双色的长剑,缓缓地浮现出来。

剑仙位。

脱羁绊。

执阴阳。

掌轮回。

十二字真意,随机出现在脑海。

诸多信息流转。

三界宇宙的奥秘,尽归于脑海。

同时,他的脑海里,也浮现出这样一副画面:在遥远的阴极宇宙之中,昔日的镇碑,一块块的破碎,那些不属于阴极宇宙的力量随之消散,而一位盘膝坐在荒芜战域界星上的身影,也随之面露微笑,渐渐地消失。

原来当日自己在阴极宇宙遇到的神圣帝皇,只不过是一道虚影。

怪不得他会说,早就等着你了。

那个时候,他已经知道了一切吧。

“爹,你没事吧。”

大孝女林若素大声地道:“你还活着吗?”

林北辰:“……”

他收起黑白剑。

扭头看去。

看到了剑雪无名神色复杂的脸——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质问帝皇,没有来得及揭露自己的小阴谋,一切就被帝皇一句‘对不起’解决了。

她神色忽而平静下来,对着林北辰笑了起来。

然后觉得不对劲,便又竖起了一个白生生的中指。

林北辰也笑了。

他的目光,穿越无尽无尽。

看到了端坐于魔渊之下的青蕾,看到了虚空魔族地域的芊芊,看到了大内组织内的芊芊,看到了昏迷中带着微笑的岳红香,看到了战场外的夜未央,看到了白嵚雲,米如烟,炎影,韩洛雪,香颜祭司,颜如玉,胡媚儿,李一恬……

还看到轮回之中的那些故人们。

“仙剑。”

他手持仙剑,一剑斩出。

这一剑,斩开了轮回。

虚空中,无数道身影浮现。

秦主祭,凌晨,韩尚香,慕容天珏,胖虎,凌午,凌迟,凌太虚,凌君玄,秦兰书……

“既然已经执掌轮回,我当然要开后宫……呸,是开后门啦。”

林北辰痞笑着。

他将轮回中的众人,都强行复活了。

“我为三界流过血,我为万灵挨过刀……偶尔一点小任性小私心怎么啦?”

他振振有词地道。

何况,这些都是一开始计划中的。

在博士道、庚金神朝、天誉星系牺牲了那么多人,不就是为了轮回吗?

以轮回复活众人,是秦主祭一开始的计划。

反正,我不管。

三界掌控者也是人。

我才不会大公无私。

我就是喜欢走后门。

诸事终了,一身轻松的林北辰手持仙剑,忍不住有想要装逼。

他环视四周,迎上众人的目光,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了起来,道:“各位……剑仙在此!”

……

……

全书完。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