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1279章 1281【希望没有迟到】

“小夕,你回家呀?”项南尬笑道。

这时公交车驶来,是去项南、杨夕家的。

杨夕迈步上了车,随后诧异的看向留在原地没动的项南,“你不回家么?”

“嗯,我想送下澄澄。”项南笑了笑道。

杨夕顿时表情一僵。

……

片刻之后,去黄澄澄家的巴士也到了,项南随即和她一起上车。

“李渔,你知道我是何时开始喜欢你的么?”黄澄澄笑着问道。

“应该是高一吧。”项南笑了笑道,“我记得当时你就开始追我了。”

“不是,是初三,你来我们学校参加英语特长生竞赛。”黄澄澄摆摆手,笑着解释道,“我记得你当时英语说得非常好,发音标准,口齿伶俐,老师们都非常满意你的表现。

但是你最后却说,你因为紧张,只记得上半部分,下半部分背得是另一篇英文散文。你的坦荡打动了我,我从那时候起就喜欢你了。”

“是有这回事。”项南点点头笑道“我真没想到,你喜欢我,居然会是这个原因。”

“那你呢,你为什么之前对我拒之千里,这些日子却又开始喜欢我了?难道真是被我的执着打动了?”黄澄澄好奇的问道。

“那倒不是。”项南摆摆手道,“其实,我之前就很喜欢你。不过你知道的,我爸妈很早就离婚了,这对我的打击很大,令我对感情没有信心。

所以虽然我很喜欢你,但我一直不敢接受你,只能拒你于千里之外。

不过最近,我爸妈相继都找到了新的爱人,准备组建新的家庭。他们的作为,让我重新对爱恢复信心,所以我现在敢接受你了。

我希望,没有晚。”

“没有晚,我一直在等你。”黄澄澄揩着眼泪道。

“谢谢你,澄澄。”项南笑着握住她的手道,“以前是我不好,以后我会好好爱你。”

“嗯。”黄澄澄开心的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项南先送黄澄澄回家,跟着自己坐车回家。

好在赶上了最后一趟公交车,不然的话就得打车回了。

而公交车坐一趟就是两个小时,也让项南体会到黄澄澄的不易。

她每次为了看自己,都要坐两小时公交。

实话说,这份痴情,真的太感人了。

经历过《小舍得》世界,项南原本对爱情,是有一点失望的。

南俪两口子再恩爱,最后还是离婚了;颜鹏那么巴着田雨岚,同样也是离婚收场;钟益、张雪儿当初再甜蜜,最后也还是三观不合,分道扬镳……

不过如今,见识到黄澄澄的痴情,又让项南对爱情,恢复了一点信心。

……

转过天来,项南约杨夕一起上学。

但到她家后才知道,她已经提前出发了。

“小夕说马上就要长跑比赛了,因此准备提前到学校锻炼。”杜月梅解释道。

项南点点头,知道长跑比赛的确即将举行,杨夕提前出发去学校练习,并不意外。

他随后也骑车上学。

回到班上,见到黄澄澄,项南顿时笑了。

跟自己喜欢的姑娘在一起,心情真的很舒畅。

所谓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,大概就是这意思了。

黄澄澄看到他,同样也是眼睛一亮。

“我昨天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,都忘了给你了。”她从书包里取出一个盒子道。

项南打开一看,却是一杆钢笔。

“谢谢,我会好好用的。”他笑着回应道。

“不客气。”黄澄澄笑道。

……

正说着话,杨夕走了进来。

花彪连忙迎上去,跟她说了什么话。但杨夕满脸怒气,显然并未听进去。

二条见状,不禁有些好奇,“李师傅,杨夕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项南摆摆手笑道。

他不是李渔。李渔对杨夕的事最关注,杨夕一有个风吹草动,他都会第一时间赶到身边,嘘寒问暖,排忧解难。

但项南对杨夕没有那么痴迷。

除非她主动求助,否则的话,他不会过度干涉她的生活。

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,他也负担不起别人的人生。

“我听杨夕说,昨天花彪约了她看电影,但最后却又放了她鸽子。”和美解释道。

“原来是这样,难怪杨夕那么生气了。”二条恍然道,“哎,对了,李师傅,你昨天跟谁有约呀?”

“我昨天约了澄澄看电影。”项南回应道,“二条,你说得没错,朱筃确实很漂亮。”

“你约了黄澄澄?!”二条、和美都一阵惊讶。

没想到,项南会为了黄澄澄,拒绝了杨夕的约会,真的太出乎他们意料了。

“约我不可以么?”听他们这么问,黄澄澄不悦的转回头道。

“嘿嘿,不是,不是。”二条连忙摆手道。

……

下课之后,项南同二条、花彪一起去厕所。

“李师傅,你跟黄澄澄你俩……”二条好奇的问道。

“我们俩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。”项南坦率地承认道。

“我去~”花彪、二条一听,都吓了一跳。

“不会吧,进展这么神速呀?”二条惊讶的道。

“哥们儿,行啊,我觉得黄澄澄挺可爱的,跟你很般配。”花彪则笑着说道。

“你呢,昨天怎么没去影院?”项南则问道。

“哎,我本来想去的,但是我奶奶突然出事了。一辆大货车差点撞到她,我不敢再让她一个人在家,只能取消约会了。

我本来想告诉杨夕的,可是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,她已经去影院了。”花彪解释道,“唉,我奶奶的耳聋越来越厉害了。我本来想给她买个助听器,但医院的助听器要好几千,真的太贵了。”

“哎呀,买助听器嘛,还用去医院,找我二条呀!”二条一听,立刻笑着道,“我手里就有助听器,都是我爸妈走货剩下的。虽然不是高档货,但凑合用绝对没问题。”

“真的?!”花彪一听,开心的道,“那一套多少钱?”

“哎呀,都是兄弟,什么钱不钱的。”二条大咧咧的道,“那东西本来销路就不多,基本算是砸手里了。你想用的话,直接拿去就行了。”

“哎,别,别,我最怕占人便宜。”花彪摆手道,“你还是说个价吧。”

“行,那我卖给外人是五十块钱。咱们是哥们儿,我就收个成本价,二十块钱。”二条笑着说道。

“行,我明天把钱给你送来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。”花彪点头道。

“哎呀,二十块钱,我还信不过你么?先货后款,你先把耳机拿回去用,好用再给我钱。”二条笑道。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