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413章 架设浮桥

这个地方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守住还是很有必要的,万一被人占领了,后军的辎重粮草就很难运输上来了。

很快,大军抵达黄河岸边。

黄河,历来是兵家要地,一旦渡过黄河南下再无险要。

但是对于高顺来说,这次度过黄河只是费一些时间而已。

因为吕布派出的接应大军已经在对岸驻扎下了营盘。

派来接应渡河的是宋宪本部步兵五千,水军一千,宋宪的水军是从微山湖练的,一水的蜈蚣船,一共五十余艘。

宋宪乘船而来,高顺有些感慨:“宋宪,几年不见你胖了啊。”

“这几年我管理内政,不打仗,自然是胖了。倒是你,又黑又瘦。”

闲聊了几句,商谈正事。

高顺看着宋宪的小船:“怎么全是小船,人还好说,战马、铁马辎重怎么办?”

“主公调度的更多的小船和施工队,很快就能能赶到,现在需要调你部步兵在南岸边修建工事,严防曹兵。”

“好,立刻渡河。”

这段黄河水流不湍急,但是难保有暗流,重载人船采用对岸人拉和划桨的方式。

每船十名水手,运载二十名士卒过河。一共五十艘船,一次能运载一千名士卒过去,但是速度不敢恭维。

士卒过河后立刻展开土木施工,构架拒马,组建滩涂阵地。

一直从中午渡河到天黑,也才过去了四千多人。

高顺也着急了,这速度也太慢了吧。

因为黄河太宽了,接近二里地的宽度,而且水是流动的,船划过来需要好久的时间。

不过好在陷阵营先过来了,有这战斗力最强的队伍,高顺稍微安心了。

鲁肃劝解:“高将军不要着急了,洛阳城里没多少兵力,许都更是自身难保,不然早打过来了。再说了已经有一万多大军,就算有敌人来也能防守住。”

第二天正午的时候浩浩荡荡的来了一万余人队伍,打着的大旗,腾国路桥军。

这属于工程兵,拉着超大的号的马车,车轮又宽又粗,车上装着木桩,木板小船等等。

当天来到就开始干了,一部分人施工,一部分人安营扎寨。

黄河别看水浩浩荡荡的,但是这个季节水很浅,大部分也就一米多深,个别的地方两米深。

两岸各用水泥铸造了两个巨大水泥墩子,这玩意一个得好几万斤重。

河面上打桩,这可费劲了,好几艘船配合,往淤泥里钉大桩子。钉了几十对木桩子固定小船,小船浮在河面上。

桥面宽敞,能过马车,而且两侧还装的有栏杆,人走已经没问题了。

建桥的非是旁人,滕国公家庄的子弟,叫做公方,精通土木建筑,建造浮桥很有一套。

高顺问:“公校尉,浮桥建成,可否过河?”

公方摇摇头:“两侧水泥墩子没牢靠呢,没拉大绳子。河底打的是木头桩子,牢固性不强,所以这个时候不适合过河。明天一早,大绳子拉上,就能过河了,但是考虑桥的承受,马车过河的时候距离要远一些。”

因为已经过去一万余士卒了,高顺也不着急了,现在距离军令结束,还有十天的时间。

不过吕布给高顺写信了,震天营会派遣一千人前来支援。

一般是十人一门大将军炮,一千人那就是一百门大将军炮,对于这个支援,高顺是很满意的,宋宪部五千,震天营一百门火炮,可以了。

翌日一早,举行了路桥军举行祭祀,数千人一同努力把粗大的绳索加固好,浮桥算是妥了。

路桥军先派了一千人进行实验,来回走了两遍没有问题,这才安排高顺军渡河。

因为考虑承重和坚固性的问题。不许一拥而上,分开分段过桥,饶是如此,这速度比渡船快太多了。

一白天,加一晚上,渡河完毕。

不过问题来了,这浮桥还需要有人把守,高顺又安排了五百铁马军,保护浮桥,要知道这是辎重来往的重要桥梁,有了他骑兵、辎重就能快速通过。

大军抵达洛阳北门外,并不着急进攻,高顺命令按扎下坚固的大营。

壕沟、拒马、栅栏,吊斗,帐篷与帐篷之间有间隔。

营地与营地之间有防火,草料、粮食各有堆放,井井有条,丝毫不乱。

城楼上曹仁深深的生出来一种无力感,曹洪阵亡、徐晃阵亡、曹休阵亡,于禁投降,一系列的变动,让曹军大伤元气了。

洛阳城内不过一万八千余人,而且还有三千是从荥阳带过来的。

更为严重的是,城内大户明显的不支持。

这些大户一个个手眼通天,消息灵通着呢,知道曹军要败,早有打算了。

不过曹仁是个狠人,要死也要拉着一起死,所有大户人家家丁队伍必须上城防守,敢有不听号令的,斩立决。

中军,高顺、鲁肃,还有廖化三人正在悄悄商议军情。

高顺问:“廖将军,一百门火炮轰击一段城墙,需要多久能轰开?”

“轰击十丈宽的城墙最少需要两到个时辰的时间,不过主公来之前让我给你说一下。”

“噢,主公让我说什么?”

“主公说洛阳不比荥阳,人口众多,能少用火炮就少用。大将军炮打出去的炮弹没准落哪里,精确度很低。”

旁边鲁肃也深以为然,洛阳原本是大汉国都,后来才迁到许都的,十年前经历黄巾之乱城池破坏的够呛,现在在经历一次战火,恐怕会损失惨重了。

“好,明天先试试。”

第二天早饭过后,两军对垒。

高顺、鲁肃、文丑、曹平,率领两万大军来到洛阳北门。

大军射住阵脚,敲响战鼓叫阵。

曹仁不愿意丢了锐气,率领三千骑兵出战。

手下副将上战场了,高顺这边曹平一马飞出。

没想到曹平的武艺进步还挺快,枪挑了一名副将回来了。

曹仁一看,不行,这么斗下去士气早没了。

曹仁催马出战,号角吹的呜呜响,战鼓敲的咚咚。

高顺刚要出战,文丑请战:“不劳高将军前往,我去战他。”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