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409章 徐晃出兵

铺天盖地的铁砂飞蝗一样扑过去,不需要准头,前面骑兵也是铺天盖地。

如同高粱遇到了强风,忽然间倒下了一大片。

阵中曹仁心在滴血,就这一下,前军少了一片,也不知道多少人落马。

但是冲锋还在继续,不能停,这个时候停下来那就是活靶子。

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对于骑兵来说根本就不是事,所以炮兵打完这一发炮弹之后立刻结阵,除了炮手继续装填之外,其他的人都纷纷拿起了长枪、盾牌进行防御。

陈兰部反应很快,快速集结,门板高的大盾牌一块连着一块,里面还有支撑,缝隙出刺出来长枪。

盾牌后面是弓箭手,仰角射击,骑兵冲上来了,速度极快,冲到二百余米的时候骑兵的羽箭就到了,羽箭对于身穿铁甲的骑兵效果一般般,但是骑兵们也纷纷跌落马下。

原来地上拉着许多道铁丝网,战马毫无准备,碰上去连人带马就都摔倒了。

“放箭”

随着将领破锣嗓子的号令,羽箭嗖嗖的就过去了。

数百骑兵摔倒在铁丝网上前,许多战马当场摔断了脖子。

箭如雨下,打在了骑兵的身上。

吕布看得真切,这些曹军骑兵的铠甲还是非常精良的,弓箭很难射穿。

陈兰也发现问题了,立刻让弩车从盾牌缝隙之中伸出去。

“放箭。”

弩车的攻击力很强,只要被打中,不管是人是马,都得玩完。

但是没有准头,对付集群的骑兵还是很厉害的。

就这一轮数百只弩箭飞出,刺穿了数百骑兵。

曹仁的心在滴血,但是没有办法,这个时候只能向前冲锋。

骑兵冲破了数道铁丝,距离步兵阵地只有数十米了,弓箭不断的射过去。

陈兰部开始出现伤亡了。

但是曹军伤亡更大,步兵投掷出锋利的短矛和火雷弹,尤其是火雷弹声音巨大,战马受惊后不受控制,四处乱跑。

“哎,退兵。”

还未接触,伤亡过半,曹仁一声长叹,带领骑兵后撤。

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?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。

冯雄、华吉带领两路骑兵左右夹击,采取的是狼牙棒,专门对付装甲骑兵的,只要敲中,船铠甲也是白搭。

曹仁回兵进城,回到城里的时候,五千骑兵只还有一千多人。

眼见荥阳不保,越想越郁闷,抽出佩剑,往脖子上一抹。

当的一声,被亲兵用刀给拦住了。

程昱过来了,怒斥道:“战斗尚未结束,你就做此妇人之态,如何对得起主公?等彻底战败之时,再抹脖子也不迟。”

曹仁是救下来了,但是整个人都不好了,实际上已经被吕布征服了。

荥阳到许都不过二百多里地,曹操早已经接到了消息。

吕布七万大军猛攻荥阳,曹军严阵以待,开始在许都城外进行大规模的土木作业,挖壕沟,挖陷坑,布置拒马。

在普通人看来,许都这是高枕无忧了,铜墙铁壁一般,但是在内行的世家大户来看,这完全就是扯犊子的事情。工事虽然保护住了许都不受攻击,但是同样的道理,许都大军想出去也难啊。

更何况荥阳一下,许都的北大门就没了。

曹操的头风病又犯了,趟床上半死不活。

郭嘉主持,文臣武将纷纷表态。

许褚第一个站出来:“荥阳必救,曹仁乃是军中栋梁,主公的左膀右臂。”

贾诩不屑的看了一眼许褚:“这就是个最简单的围点打援,去救直接就进吕布的圈套了。”

“为了救自家兄弟,就是刀山火海也得上,你怕死不用你去,我去。”

许褚那是出了名的许大喷子,除了曹操,别人逮谁喷谁。

郭嘉其实很为难,这是一步死棋,理智上说不应该去救,因为许都没多少兵了,防守都不够。

但是不救人心就散了,曹仁那是曹操的堂弟,这样的武将都不去救,其他的武将会怎么想。“许都防守任务繁重,抽不出太多兵力来。此去的任务是救下曹仁将军、程昱军师即可,哪位将军愿往。”

“末将愿往。”许褚、徐晃都站出来了。

许褚是曹操的亲将,负责曹操安全的,自然是不能派。

“徐晃,带你本部八千军马驰援荥阳,小心谨慎,救出曹仁、程昱即可。”

“得令。”

徐晃接了令箭,转身出去调兵了。

徐晃部精兵八千,其中骑兵只有两千,步兵六千。

救兵如同救火一样,徐晃急急忙忙整军出发。

旁边贾诩明白了,老郭这是不想派兵去救,但是不去救吐沫星子也能把他喷死了,所以派徐晃部八千精兵去救。可是他们是步兵啊,二百多里地,少说也得三天才能赶到。

等徐晃率军赶到的时候,黄瓜菜都凉了。

徐晃带兵出发,队伍拉的老长。

徐晃和一众副将骑马并行,旁边有个副将是徐晃的堂弟徐阶。

“哥,此去凶险啊。”

“局势如此,除了咱们去没人去了。许褚不能去,别人更不能去,只有我能去。过去了一头扎进吕布布置好的陷阱里了,但是没办法,到时候看吧。”

徐晃真不含糊,一天行军八十里,对于步兵骑兵混合的队伍来说已经是极快了,再走快士卒都得累拉胯了。

第三天头上,徐晃大军和徐州军终于照面了。

八千人和人家六七万的大军一比,简直是毛毛雨。

陷阱早布置好了,吕布率领本部一万两千徐州铁骑居中,左翼宋宪部五千士卒,右边侯成部五千士卒,形成一个钳子形的进攻队伍,想要一口把徐晃吃掉。

尤其是两翼配备了大量的双弓弩车,解决了粮食问题的徐州拥有数量巨大的工匠队伍,加上拥有钢材,制作的起钢木复合的双臂弩就非常的省心省力,左右两侧都是三百架弩车,瞄准了对面的徐晃八千士卒。

猎猎的西风中,吕布坐在赤兔马上,朝着徐晃一拱手:“公明,一别数年,别来无恙呼。”

“不劳温侯惦念,徐某吃得香,睡得香。”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