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932章 你真是全才啊

李东阳的目光也落在卢多维上。

弗朗机下令,不许百姓采办丝绸,如今,又跑来向大明进贡,有些耐人寻味。

卢多维想起正事,朝朱厚照躬身:“我来大明,是想向大明朝贡,以换取大明的火器和匠人,恳请大明皇帝准许。”

谢迁诧异:“为何?”

卢多维抬头:“唐宋大军已经攻进神圣罗马帝国,我听说,他们是从大明获得的火器和匠人,那些匠人名为工程师,锻造的器械匪夷所思……”

神圣罗马帝国是西方最强盛的王国。

而且,在马克西米利安的统治下,达到达到前所未有的鼎盛,称为日不落。

可唐宋大军率多国联军,凭借匠人铸造的强大火器和雄厚兵力,竟攻入了神圣罗马的港口。

卢维克沉声:“大明有唇亡齿寒的道理,唐宋攻占神罗,下一个就是大明。”

想不到,唐宋竟像当年的成吉思汗,一路征战,打到了弗朗机人的疆域,让他们如何能安。

大臣们疯狂交换眼神,有些慌乱。

“若唐宋势力大,大明岌岌可危!”

“不如借弗朗机人,除掉唐宋!”

百官惊觉被骗了,唐宋用香料交换大明的铁器,原来是野心勃勃啊!

神奇的匠人,应该是说良乡的工程师。

李东阳微微低着头,露出少许沉思之色,虽然没看过密信,从使臣的只言片语中能猜到,王守仁联合了弗朗机诸多小国。

朱厚照看了眼卢多维,喜形于色:“打到弗朗机哪里?攻占你们的王城了吗?”

“……”卢多维。

犹豫片刻,还是将唐宋大军攻占萨尔斯堡的消息说出来。

百官不知是哪里,可朱厚照却记得很清楚,萨尔斯堡在神罗与奥斯曼交界,距离神罗的王城很远。

呆子真是慢啊!等下了朝,朕要写一封密信催催他才成。

严恪松愕然,身为兵部尚书,想到了唐宋与大明的西南交界:

“臣以为,可令边军南下驻守安南。”

“……”严成锦。

朱厚照仿佛置若罔闻,摆了摆手,乐道:“退朝,退朝,朕还有事。”

“我们可以给大明很多白银!”卢多维有些不死心的抬头。

“你敢忤逆朕,廷杖三十,再丢出宫去,退朝。”

朱厚照站起身来,那些银子本来就是朕的,你当朕是傻子不成?

吏部左侍郎王华目光闪烁,看向严成锦,接连轻叹几口气。

……

文华殿,

这里的藏书之多,器具之精,堪称天下之最。

太上皇弘治最喜欢坐在这里的藤椅读书,许多典籍读过多次,再翻也如同第一次阅读,饶有趣味。

萧敬向太上皇弘治禀报:“爷,弗朗机的使臣来京城了,想求我朝的火器和匠人,愿向大明朝贡。”

太上皇弘治坐直身子,转头道:“厚照答应了?”

“廷杖三十,丢出宫了。”

片刻后,太上皇弘治命萧敬拿来舆图,王守仁竟已经攻占萨尔斯堡,离班师回朝不远了啊。

这时,小太监来禀报,吏部左侍郎王华求见。

“臣有事,想了许久,以为不当瞒着太上皇。”

走进大殿中,二话不说就跪伏在地上,王华身为帝师,本不必行如此大礼,但……

等萧敬退出大殿,太上皇弘治才问:“王师傅可是要说,王守仁在唐宋领兵一事?”

王华有些不可置信:“太上皇已知晓?”

宫里的事,当然瞒不过锦衣卫,可太上皇知道为何不令守仁回京,难道……

真正的背后之人,不是严成锦。

王华有些懵了。

自从定国公回京后,他惴惴不安想要辞官,打算带一家老小回江南避祸,可纠结之下,还是进宫禀报太上皇。

没想到,太上皇早就知道了…

………

良乡,理学院。

程敏政正卧在竹椅上,闭起眼睛,任由朝鲜带回来的小妾,揉捏肩膀。

管家慌张的走进来,在他耳边道:“老爷,番人五百两招纳工程师,要带去弗朗机国。”

程敏政猛地睁开眼睛。

朝廷调拨一千工程师去黄金州,因此,良乡扩招八百工程师,补上缺额,理学院都不够用呢…

“有人去吗?”

“……有三十多个门生,想去弗朗机国看看。”

此时,良乡理学院门前。

卢多维躺在抬椅上,命扈从打开黑箱子,一排排白银在阳光下,光彩夺目。

这些本是进贡给大明的银两,但大明不收。

“当良乡工程师,每月只有五两银子,跟我去弗朗机国,不仅能领五百两,还可以敕封爵位。”

瞧这些匠人还不信,他又咬咬牙,继续蛊惑:“发银子!”

不远处,朱厚照疑惑道:“老高,真放他回去?”

严成锦知道,五百两足以让许多人动容,朝廷哪里能制止所有人:“新皇可知道,何谓民心?”

朱厚照自然知道,自幼在宫中读治国的典籍。

“我就算再得民心,也比不过五百两银子啊,他给的实在太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严成锦。

此时,他有种被朱厚照脑回路拐跑的感觉,正想着怎么把他拽回来,沉吟片刻,才开口道:

“皇帝不可能让天下所有人归心,所以,需要律法来补全。”

立律,将某些宗卷资料列为朝廷机密,泄露按叛国论处。

此举,或许可以阻止大明兴盛的技术向外流传,保百年繁华,百年之后,他就不知道了。

“你想整饬律法?”

朱厚照即可会意,此前,朝廷无工程师,自然也无人在意这类管制工艺和匠人的律法。

眼下,卢多维愿出五百两的高价。

令他看见今后工程师的价值。

“不错,臣想大修律法,将大明工艺传播至中土之外者,视同谋逆,诛连十族。”

朱厚照乐了:“我也是这般想,使臣要如何处置,我总不想放过他啊,阉了再斩?”

刘瑾笑道:“爷,奴婢想到一种好玩的刑法,叫立枷,要不要用这弗朗机人试试。”

刘瑾这狗东西,真是全才啊!

他刚想整饬律法,这厮就想到了刑罚,明律上的刑罚,实在太单一,不是鞭笞、杖责就是流放多少里,一点才气没有。

过了半日,良乡衙役将卢多维抓入牢狱中,择日问斩,三十多名工程师等候都察院审问。

……

内阁,值房。

刑部尚书刘宇拿着册本走进来,面上惴惴不安。

“本该联合弗朗机,对付唐宋,新皇却要下旨斩使臣。”

谢迁喟叹道:“真是看不懂新皇此举。”

李东阳低着头,看了会儿疏奏,见值房中的大臣皆看过来,尴尬之下,不由开口:

“理科可改变天下,自不能传出中土,斩弗朗机使臣,也是为此法立威,刘大人照办吧。”

都察院,值房。

严成锦在写“朝廷安全法”的律令。

一旁的刘瑾已经写下了三十多种刑法和刑具,供他参考。

“嘿嘿,严大人,这么多够不够,不够奴婢回去再想想?”

“站在离本官五步之外。”

“……”刘瑾。

“大人召下官?”

张璁有些激动的抬头,越发感觉到严大人想重用他。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