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922章 兑现承诺

“新皇亲耕十亩地也无用。”

严成锦看向朱厚照,一亩地要一日才能耕完,他也不想在此呆一日。

朱厚照回头:“老高,那你说什么才有用?”

李东阳等人投来疑惑的目光,瞧见此子陷入沉思,就知道他有话要说。

严成锦面上古井无波,道:“殿下可还记得,水稻分雌雄?”

朱厚照:“自然记得。”

谢迁面上带着些许愤然,再不耕田,吉时都要过了,还有心思商讨此事。

严成锦接着往下讲:“臣听闻,有一农户将稻谷分雌雄后,生出的稻子,谷粒饱满,稻杆笔直,不惧邪风,后人称他为稻父。

臣每听到这件事,不由心生敬佩,如今,天下良田已尽归百姓,臣以为,可以效仿。”

田地多了,可以试试杂交水稻。

当年命长宁伯在江南种,未收到零星消息,或许,他压根没让人种下来。

如今,良乡理学院的工程师已经有很出色之人,吃饱饭没事干,可以琢磨种田,没准能不断驯化水稻的基因。

百官陷入沉思。

严成锦不会无的放矢,难不成分了公母后,真能种出这样的稻子来?

朱厚照满脸认真:“老高,你说朕要如何种?”

“在湖广和云南布政使司,各给良田千亩,户部拨给靡费,下旨命令工程师培育。”严成锦道。

总感觉此子是变相向朝廷要银子,王琼皱眉:“严大人,工程师不是朝廷官员,岂能拿俸禄?”

李东阳等人面色一转,颔首赞成。

工程师向来由良乡商会发银子,如今伸手向朝廷的国库。

“王大人所言不错,可若良乡商会归于朝廷呢?”

严成锦一句话落下,仿佛大石激起千层浪花,嘈杂声一波比一波高。

当初隐瞒,是不想百官打良乡商会的主意,伸手要银子。

而且,良乡商会的商贾也未必会赞成。

一旦公布天下,必将引来百官的请乞,要支给各部靡费。

可如今,他当上了首辅,可以决断请乞疏奏。

更重要的是,他当了首辅,手握都察院和唐宋大军,又有良乡商会,可以与朝廷对抗。

作为成熟的大学士,要懂得自削。

当初答应太上皇的承诺,也该兑现了。

否则,太上皇恐怕会睡不安稳吧?

王琼瞳孔猛地一缩,声音像瑟瑟秋风,颤抖的让人有些听不清:

“严大人说,良乡商会归于朝廷?”

张升紧张的看着严成锦,显然不相信,此子会有这么大的胸襟。

坊间传闻,良乡商会可与三大商帮比肩,不知会有多少银子!

严成锦不慌不忙的道:“这是本官向太上皇承诺之事,自不会反悔,只是,良乡商会要归于都察院的经济司。”

李东阳忽然想起,太上皇准许良商从宝源局拿银票,不必归还,就猜到了,是那时候与此子做了交易。

百官愤然的看向严成锦。

良商先后争夺了徽商、晋商和粤商的地盘,成为天下第一大商帮,再归入朝廷囊中。

不算朝廷与民争利,此子好算计啊。

………

良乡衙门。

严成锦坐在衙堂上,王不岁哭丧着脸走进来:“少爷,商会怎么就成朝廷的了,良乡的士绅岂能愿意?”

就是他自己也不愿意啊!

这是他的心血,他还指望做下任会长。

以后当良商,还能不能赚到银子,都是未知数。

张贤站在旁边,一副垂头苦思状,他在良乡做官多年,与朝廷的官员见识全然不同,能猜到严成锦的意图。

良商富可敌国,百姓日益对良商有所依赖,再过十年,良商会有多么庞大,他也不敢断言。

若揭竿而起……

以严大人锦谨小慎重的性格,把良商交给朝廷,也不奇怪。

严成锦端起茶抿了抿,然后带上人笼嘴,道:“你将良商的商贾寻来,商议退会一事。”

“少爷,您说退会?”

王不岁顿时紧张起来。

朝廷似乎没有收纳商贾的先例,否则,也不会在士农工商中,把商排在最末尾。

见他不明白,严成锦微微抬头,眼神示意王不岁过来。

半刻钟后,王不岁眉开眼笑的跑出去安排。

良乡衙门,入股的士绅陆续入座,面上皆带着紧张之色。

传闻,要将良乡商会归于朝廷,他们关心以后还能不能按股分银子?

“张大人,谢会长,我等替商会出钱出地,为何不先告知我等一声?!”

士绅们重重点头,面上露出愤然。

谢玉有苦说不出,在下也是刚知道啊!

他有些茫然的看向张贤,估计张贤也不敢,这是严大人的决定吧?

张贤却不置声,任由士绅说下去,衙堂反倒安静下来。

“诸位想退出商会,本官自会退给入股的银子,有谁要退?”

这些士绅,承了良乡商会的好处,每月坐等分银子,对良乡商会并无作用。

如今,良乡商会也不缺他们。

一时间,士绅们都懵了,也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。

商会能赚银子,全凭那些工程师折腾的新玩意儿。

以及朝廷中的那个官员。

“张大人误会,我等就是想问问,今后还能不能分银子?”

其中一个士绅有些难为情的看向张升,不由抬头问。

“自然能,不过,尔等入股能分到银子,为固定之数,有异议者,可以退会。”

良乡商会的买卖越做越大,按股分,分到银子越来越多。

可按固定数目分,不管做多大,都是分到相同的银子。

张贤觉得很合理,这些是士绅收到的回报,早已超过当初成本的上千倍。

如今更是不出钱不出力……

“张大人,这不合适吧!”一个士绅勃然大怒,站起身来。

“来人,让他画押,然后丢出衙门!”

几个衙役冲上来,不由分说的把那人手掌,按在退会契书上。

那个士绅刚才有多生气,现在就有多后悔,尽管哭嚎也无用。

周围的士绅们噤若寒蝉,全部闭上了嘴巴。

严成锦抬眸,张贤狠起来,是敢在皇帝面前上访的人,岂会怕这几个士绅。

“张大人,我、我愿意!”一个士绅率先站起来道。

“我也愿意!”

一时间,所有的士绅全都赞成,写了一封几十人的联名契书,又签字画押,再签三份不同的契书,反正签就对了……

傻子才不愿意呢!

不愿意也没用,张贤代表朝廷,天下都是朝廷的,上哪儿说理去?

张贤一份份逐查阅,确认签字。

“今日不管饭,大家散了吧。”

等士绅颓然散去,他才转身走进后堂,“严大人,都在这里了。”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