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

第一章 我成了吕布

建安二年春,徐州,城头飘扬着斗大的吕字旗。

青砖的城墙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,城门口衣衫褴褛的士兵眼冒着凶光。

进进出出的百姓神情麻木,短短两年的时间里,徐州城经历了陶谦、刘备、吕布,这期间还和曹操大战一场。

曹操因后方兖州遭到泰山贼臧霸的攻击,暂时领兵退去。

吕布踞徐州,刘备占小沛。淮南袁术,起虎狼之心,想要吞并徐州、小沛。派遣大将纪灵领兵三万来袭,纪灵先向徐州吕布送厚礼,表示无心徐州,实则为各个击破的计策。

但是纪灵的计策被陈宫所识破,吕布在徐州城外设宴,邀请纪灵、刘备两家赴宴,席间立画戟于辕门,若射中则为天意,纪灵刘备两家罢兵。吕布一箭正中画戟月牙,众人惊讶,以为真是天意,于是罢兵言和。

纪灵退兵,刘备回小沛。吕布也返回徐州城,喝酒的老毛病又犯了。回到刺史府中,畅快的痛饮了起来。

吕布喝酒有个毛病,不喜欢跟大家一起喝,喜欢吃独食,喝着喝着就晕倒了。

旁边伺候的丫鬟不知所措,立刻喊道:“夫人,将军晕倒了。”

过来一名三十出头的贵夫人,身高一米七左右,修长身材,一身的珠光宝气,但是文尔文雅,皮肤白嫩,保养的甚好。这妇人是吕布的正妻,严氏。

严氏说:“不要惊慌,将军经常这样,喝醉了而已,叫门口卫士过来给扶到躺椅上就行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吕布这块头当真巨大,一米九的身高,二百出头的体重,还未卸掉铠甲,卫士过来费了好大劲才把吕布扶到了躺椅上。

严夫人安排丫鬟说:“去厨房给将军做一碗雪梨醒酒汤来。”

“是。”丫鬟应声去厨房了。

严夫人给吕布盖了条毛毯,也回去了。

看严氏走了,吕布缓缓的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陌生而熟悉的一切,雕梁画栋的房间,古色古香的家具,没有玻璃的窗户,吕布太高兴了,这是真的穿越了。

原来那个战神吕布,因为饮酒过度已经彻底的翘辫子了。现在这个吕布只是个普通的军武男叫做吕小强,当兵七八年,复原回来开大车几年赔了个精光,不得已在家种地养猪。三十出头的人了,也没个媳妇,还每日里总幻想着自己能当上个将军,这是病,得治。

记得昨天深夜,玩游戏的时候,手机突然出现了一个系统,叫做超时空老物件兑换系统。

吕小强手欠,就那么轻轻划了一下就打开了。

里面介绍说,这是一款超时空兑换系统,不过只能兑换一些老旧的物品。点开系统一看,果然都是些老旧的东西,工具栏:锄头、铁锹、十字镐、斧头、撬棍、工兵铲等。交通工具栏:二八大杠自行车、人力三轮脚踏车、马拉胶轮大车、独轮手推车等。食品栏:方便面、火腿肠、咸菜、棒子面。等等吧,栏目很多,但是每一个栏目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甚至四五十年代更老的东西。

带着这个系统去三国时代,你能统一全国匡扶大汉吗?

吕小强心想,这些玩意虽然老旧,可是在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三国时代,那可是相当的先进了,所以就手滑随手输入了吕布的名字。

结果就是吕小强醒来,发现自己真的成为吕布了。

但是吕布不敢惊讶,不敢表现异常,要是被当做怪物绑起来沉塘,那才真是亏到姥姥家了。

好在完全继承了吕布的武艺和记忆,轻易不会露出马脚来。

吕布躺在躺椅上面,忍住不住要大笑,原来一个老婆没有,现在突然有了三,还一个比一漂亮,严氏、曹氏、貂蝉。虽然刚占了徐州,但是兵马八千余,文有陈宫秦宜禄,武有张辽高顺成廉等,也算得上是人才济济了。

“现在是哪一年?”吕布掰着手指头一算,坏菜了,现在建安二年,再有三年,不多不少,三年之后自己就要被曹贼、大耳贼吊在下邳城的白门楼上了,妻子、女儿都归了曹操,要多惨有多惨。

想到这里,吕布一个激灵从躺椅上起来。因为刚刚当上吕布,担心有些事情记不清了,容易露馅,吕布不敢在府中久留,喝道:“备马,去营中。”

“是,将军。”立刻过来一个两个亲卫抱拳施礼。这两亲卫身材高大,都是一米八左右的大汉,身穿牛皮甲,头戴大沿的铁帽子头盔。

没一会儿,马弁把赤兔马拉过来了。

赤兔马,这赤兔马是吕布的最爱,体格高大,长了个兔子脑袋,一身火炭红,非常漂亮。马鞍也是精工制作,十分的精致,唯独马镫实在太一般了,只有上马的右侧有,左侧没有,吕布精神抖擞,拿了画戟翻身上了马,一带马缰绳,赤兔马希律律叫了一声。

两个亲卫,紧随其后,他们骑着的是普通的马匹。

一行三人出了刺史府,来到位于徐州城西南角的大军营,偌大一片军营挨着城墙建立的。占地能有数百亩只巨。

看吕布到了,营门口执哨的侯成将军和十几名士兵立刻行礼,道:“主公。”

候成是吕布亲随,跟着吕布走南闯北,在吕布帐下属于老人,但是没实力,只有数百士兵。

吕布停住马匹,说:“侯成将军辛苦了,弟兄们都辛苦了。”

“不辛苦。”侯成立刻站的笔直说。

吕布一带马,一溜烟的入营了。

侯成独自那纳闷呢:“今天主公好像哪里不对。”想来想去又不知道哪里不对。

由于经历了数次战火,营中破败,数百间青砖青瓦的房舍,排列倒是整齐。士兵们十个一群,八个一伙,有的在玩游戏,有的在掰手腕,甚至有的在赌钱。不过吕布的这八千士兵算得上精锐,其中有不少都是从董卓西凉军中跟过来的。至于目前这种状况是各家军队几乎都是如此,一般三天出一次小操,五天才出一次大操,其他时间要去种地种田,就连曹操的兵都得屯田,谁也不例外。

因为这年月当兵只管饭,饭也只能说是勉强吃饱,营养搭配谈不上。军服就那么一两身,鞋子不是麻鞋就是草鞋,要是一天练上八个小时,一双鞋没了,第二天就得光脚训练。

吕布军中,只有可怜的一千骑兵,这是吕布压箱底的宝贝。至于其他士兵都是步军。

吕布在营中骑马慢慢的转了一圈,发现高顺的陷阵营还是不错的,虽然也没训练,但是整整齐齐的在那休息呢。高顺此人是个闷葫芦,见了吕布过来,也不说个话,轻轻的点了一下头,算是打招呼。

进入电脑版 | 读读书库